《新聞1+1》——用景觀設計法律管住營利性評獎!
  20系統傢俱14年2月17日央視《新聞1+1》播出《用法律管住營利性評獎!》,調查醫院花錢買獎牌事件,曝光一些部門的原領導幹部退休之後為錢給非法醫學組織站台走穴,以下是節目實錄:
  評室內設計論員 白岩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房屋二胎聞1+1》。
  如果你去一家醫院看病,結果在這家醫院門口掛著特別大的牌子,這牌子上面寫著,“全國十大百姓滿意放心醫院”,您是不是覺得特別踏實,這鼎曜製冰機病還沒進醫院呢,就覺得好了一半了。但是如果告訴你這個牌子是買的,幾萬塊錢給買,而且只要交錢就能夠買回來,是不是覺得特堵心,還沒有進醫院呢,小病都覺得又重了一些。前兩天《焦點訪談》播放了這樣的一期節目,一個評比大會,能發出去300多塊這樣的牌子,一下子營利小一千萬,這裡提出了一系列的問號。比如說,花錢買這種牌子的醫院,我們應該怎麼看待?尤其是很多退休的領導幹部去為這樣的評比來站台,究竟又該如何規範他們的走穴行為呢?今天我們一起來關註。
  解說:
  中華醫院管理學會,一個月前它還在一家五星級酒店,組織舉辦盛大的2013中國醫院管理學術年會,但在被媒體暴光後,如今這家學會的網站,已無法登陸。來自國家違紀委發表的聲明說,他們與這家中華醫院管理學會不存在業務指導關係,該協會把法的獎牌是違規的,也是無效的。那麼這場無效而違規的評比怎麼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上演。
  記者:
  那還用不用經過老百姓的評選什麼的?
  主辦方負責人:
  差不多就行了,評優秀和先進,說你先進你就是先進,你說優秀你就是優秀,我們代表我們自己,認為他是優秀就完了,蓋上章那完事了。
  解說:
  在中華醫院管理學會組織的活動中,不需要評比,只需要按照明碼標價付錢即可。
  聲音來源:中華醫院管理學會工作人員
  百姓滿意放心醫院、文明示範醫院、優質服務示範醫院、分別是兩萬二每項,全國十大百姓滿意放心醫院、十大文明服務示範醫院、十大誠信品牌醫院、十大百姓放心示範醫院,是兩萬八每項。
  解說:
  在這個頒獎儀式上,全國各地獲獎的機構和個人,將近300個。只要參加、只要交錢,都有獎項。
  與會者:
  我們不是醫院的,是企業的。
  與會者:
  我是藥物流的。
  記者:
  你們得的什麼獎啊?
  與會者:
  最近品牌餐飲100強。
  記者:
  我看你拿了好多的獎。
  解說:
  名單顯示,不少獲獎的所謂百姓放心醫院,都是縣級醫院,而獎項名頭無五花八門。
  記者:
  我要想多交點錢,能不能給我們換一個?
  主辦方負責:
  可以啊,下次跟他提要求,要求給我評第一。
  與會者:
  多給點錢就可以,老百姓口碑第一名。   
  解說:
  還有更離譜的,記者跟隨某醫院參加評比,本以錯過報名截止日期,沒想到報名後,僅隔一天就收到中華醫院管理學會,發來的得獎確認函,稱以被評為“全國十大百姓滿意放心醫院”,但是想把獎盃、獎牌和證書拿到手,必須要交納28000元的費用,而就是這樣的一個評比,現場致辭擔任嘉賓的也都是一些重量級人物。
  記者:
  你是哪裡的專家?
  與會者:
  我是衛生部的。
  記者:
  你們是專家是嗎?
  與會者:
  我們是領導。
  記者:
  你們是哪的?
  與會者:
  我們是藥監局的。
  解說:
  中華醫院管理學會發放的會議指南顯,學會的名譽領導,都曾經在相關的主管部門擔任過領導職務,既所謂前領導。
  主辦方負責人:
  前領導都需要費用的,哪個領導出席的,到時候給人家點錢。
  解說:
  對於獲獎者來說,花錢不僅可以買到一個國字號的名譽,現場出席的這些重量級人物,也是吸引,能和這些本行業的前領導,站在一起合影,對他們是一種榮耀。這些重量級的嘉賓,是否對該評比運作知情,背後又存在什麼樣可能的利益關係?這是被暴光的中華醫院管理學會留給公眾的最大疑問,對此國家違紀委表示,對調查中涉及衛生、計生系統人員的情況,也要嚴肅查處。
  白岩松:
  這個學會正規嗎?這樣的評比合適嗎?退休的領導幹部能去出席這樣的活動嗎?一系列的問號,其實在這個事情一齣來之後,大家都紛紛再問。我們首先關註一下這個學會,這個學會你看它自己網站上對自己的介紹是:依法成立社團法人,而且接受國家衛計委業務指導,和民政部監督管理,是我國醫院行業的管理組織。你看,說的多靠普啊,但是就在節目一播完,第二天,國家衛計委就已經發出有關的聲明,在這個聲明當中強調,中華醫院管理學會不是我委業務主管的社會組織,國家衛生計生委與中華醫院管理學會不存在業務指導關係。我們的編導專門去查民政部的相關的網站,發現也與此無關,因此完全它自己網站上,對自己的介紹起碼在這個領域裡頭是虛假的。接下來它又強調,它是非營利性的群眾團體,但是明確的每一個牌子都要收錢,兩萬八、兩萬多等等。那我們再看國家的相關規定,在2010年10月27號,中共中央辦公廳,還有國務院辦公廳,在評比達標表彰活動管理辦法當中,明確強調,舉辦單位承擔評比達標表彰項目的全部的費用,不得以任何形勢,向參評單位和個人收取費用,這是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2010年就已經下發的這種相關的辦法,因此這個學會辦的這件事,也與此不相符。可是我們看這個學會這樣的事兒都已經幹了多久呢?獎牌這一次它發了321批,估計收入就接近一千萬了,而且過去的四、五年一年辦兩次,已經辦了四、五年了,這件事情我們該怎麼界定,我們是不是該用一種法律的精神面對它,接下來我們要連線國家行政學院的教授汪玉凱。汪教授您好。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 汪玉凱:
  你好。
  白岩松:
  您怎麼界定這個學會的這個行為?
  汪玉凱:
  首先一個說,我們國家對這個社團法人是有嚴格的界定的,我們四大法人,企業法人、政府法人、事業法人、社團法人。按說剛纔介紹的這個中華醫院管理學會,從理論上來講,應該是屬於社團法人範疇,但是它既沒有在衛生部門的主管部門去登記、去認可,也沒有到民政部門去註冊,衛計委已經公開講,它不屬於它管的社會組織,在民政部門也查不到這個來龍去脈,可以說這個是山寨的,也就是說他是一個不合法的組織,那麼如果是不合法的組織,它的評獎活動,所有的活動都沒有任何的依據,別說它的運作不規範,它基本的依據都不能夠成立了。
  白岩松:
  但是汪教授,接下來這個問題,我們要回到法律層面,如果用法律層面,您說了這已經是一個非法組織了,但是它的營業額可是夠大的,就這一次評獎就小一千萬,過去四、五年每天辦兩次,怎麼用法律界定它的這樣的行為?
  汪玉凱:
  如果說下一步進一步查證以後,如果說這個組織是非法組織的話,那麼它的行為就構成了詐騙行為了。因為它既沒有在衛生部門去登記,也沒有到民政部門註冊,他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所以它所搞這種評獎活動,本身就構成一種嚴重詐騙行為,那麼這種詐騙行為,我認為在一定意義上講,它他已經觸犯了法律,就是說已經是一種不是過錯了,已經是一種罪了,所以從法律意義上來講,它已經不簡單的是一個衛計委部門去查處,也不是一個簡單的民政部門去查處,而是一個公安部門可能要接入,真正的去犯罪,公安部門就以詐騙罪對它進行查處。
  白岩松:
  我明白您的意思,就是這件事情下一步的發展方向,不是譴責一下,相關的部門去追究一下,而是應該司法部門介入的問題是嗎?
  汪玉凱:
  對。
  白岩松:
  最後,在這個段落涉及到的這個問題,您怎麼看待很多出席了,頒獎大會的時候,都是部門的原領導,也看了這個相關的介紹,這些原領導幹部退休之後走穴行為,你又怎麼界定?
  汪玉凱:
  這個對離退休的領導幹部、國務人員,國家政策是明顯的,比如說一般來講,我們的國務人員,包括領導幹部離退休之後,在三年內,不能在他原來主管這個領域中從事盈利性活動,這是我們國家《公務員法》講的非常清楚的。那麼如果它是非營利組織,一些領導人參與一些非盈利,既社會的福利事業做好事,這是可以的。如果在三年內參加營利性活動那是不允許的,就違法政策了,但是我看到這個問題,他的情況還不完全一樣,他說是原領導在一個沒有合法資格這樣的組織裡面,來參與一些活動,而且前面報道也看到,他參與活動有報酬的,這樣的話,我認為這個領導的種種行為,應該說也是背離了。
  白岩松:
  好。接下來我們要繼續關註這個問題。其實這個事情領導幹部出席這樣的一個活動,尤其是非法組織,它存在幾中可能,第一種可能是人情關係。第二個是被別人忽悠了,完全不知情,人家是一個非法組織,第三個就是圖利益,在利益的驅動下完成一種走穴,那我們又該如何用制度去堵住退休的領導幹部去走穴的這樣的一個司空見慣常見的事情呢?接下來我們繼續關註。
  解說:
  今天記者發現,中華醫院管理學會網站已無法直接登陸,但通過網頁快照仍可一窺這個離軌學會的網站全貌。新聞中心、法律法規、信息發佈、文件公告,乍看這一協會的首頁還真是內容豐富,頗為正規,而點開企業其關於學會一欄,名頭則更大,它自稱是,依法獲得醫療機構職業許可的各級各類醫療機構,不包括農村衛生院、衛生所、醫務室,自願組成的全國性、行業性、非營利性的群眾性團體,是依法成立的社團法人。中華醫院管理學會接受國家衛計委業務指導和民政部監督管理,自稱接受國家衛計委和民政部兩大政府機構指導監管,這哪像一個離軌協會的樣子?而國家衛計委的聲明,已經使我們瞭解,門面的背後是虛假的組織和違規的行為。通過頁面快照至今能看到,中華醫院管理學會舉辦的2014中國醫院優秀院長、醫院管理突出貢獻獎評選活動,而在網站最為顯眼的位置,還滾動著博鰲論壇2014中國國際醫葯衛生創新峰會4月要在海南舉辦的通知。試想一下,如果不是被媒體暴光,這家離軌學會的離軌活動,4月又要在海南上演。在媒體暴光後,不但中華醫院管理學會網站無法直接登陸,不少媒體記者按照網站給出的辦公地址,探訪這家離軌學會,也完全找不到蹤影。
  《北京青年報》記者 李澤偉:
  官網上它的地址是大有莊100號,但是從地圖上查到的這個100號,不是具體一個樓什麼,去了之後,大概在中央黨校的南邊那條路上,附近好多樓,都是所有100號的範圍,而且也不掛牌,你很難查到在哪裡邊。
  解說:
  當然探訪記者也給出了另一種可能。
  李澤偉:
  沒找到,我覺得也有一個原因,就是它可能躲起來了。
  解說:
  而離軌學會違規收取費用,卻苦了中國醫院協會這家國家違紀委下屬的正規協會,因為他們的曾用名就是“是中華醫院管理學會”。但在2006年,它們就已正式更名為“中國醫院協會”。中華醫院管理學會的名字也就此作廢。但是這個已經作廢的名字,浸竟然被某些冒名者就這樣用來斂財賺錢,雖然早在幾年前中華醫院管理學會就發現這一離軌學會,並於去年向相關部門反映過情況,但至今沒有下文。而中國醫院協會能做的,似乎只能是在其官網上自證清白。
  白岩松:
  在我們今天節目的第一個短片當中大家看到了,這個302醫院這樣的一個標誌,可能很多人會誤認為302醫院是不是也去買這樣的牌子去了,其實不是,它是參與了揭發以及舉報,因此用這種方式,才能把這件糟糕的事情顯露出來,所以要特別的感謝302醫院,如果有這樣仁心的醫院更多一些,我們得放心就會多一些。但是我們就要談到,也還是有相當多的醫院願意花錢去買這樣的牌子,接下來,我們就要連線一位專家,她是中國議事學會道德建設委員會主任著名的神經外科專家凌峰教授。凌峰教授您好。
  中國醫師協會道德建設委員會主任 凌峰:
  你好岩松。
  白岩松:
  您怎麼看待還真有很多的醫院花這麼幾萬塊錢,去賣這麼一個牌子,而且他自己心理也知道,這個牌子根本不靠靠普?
  凌峰:
  其實我覺得,它醫院的要去買這個牌子不靠譜,但是他利用了老百姓的一種善良和對善良追求的這種誠信,和這種信仰,這是一種道德的超支。所以老百姓都是希望能到放心的醫院去,到優秀的醫院去,到優秀的醫院去,他覺得會放心,但是事實又不是一樣,所以這些單位和這些人員,他們在超支老百姓善良的這種願望,當這種善良和良好的願望和誠信被不斷的超支,那我們這個社會還有誠信嗎?如果社會沒有誠信,我們的安全鍍在什麼地方?這個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白岩松:
  凌峰教授,不知道您有的時候是否也會接到過這樣的邀請,您又怎麼看待,有一些原來在領導崗位上,退了之後還為這樣的活動站台?
  凌峰:
  我是因為我們不是幹部,所以我們沒有這種權威,一種領導的這種機構的權威性,所以我從來沒有接受過去給人家發獎的機會,但是我覺得這些退休的領導幹部,也許他們也是無辜的,或者是他們也是被騙了,既然那麼多老百姓都可以被騙,那麼他們也可能是在被騙的範圍之內。
  白岩松:
  但是從你自己的角度來看,比如說提醒很多人,該用什麼樣的眼光和思考去界定這種事情,別被人忽悠了。
  凌峰:
  對,我覺得這一點是特別重要的,不管是無辜的或者是說你是不明舊理的這樣的領導幹部,你最起碼你要對這樣的事情,這裡面有一個最顯著的問題,不管你知不知道它的來龍去脈,可是它的這個獎是花錢買的,這個肯定是不對的,所以這種沽名釣譽的事情,太過商業,用商業話的東西,放到社會誠信的這個尺度上去做的化,這肯定就是錯的,所以在這一點上,我是接受過很多邀請我去評獎,就是獲獎的,告訴你已經被評為什麼獎了,你只要交多少錢,我只要一看是交錢的,我就知道這種一律不是正常的。
  白岩松:
  非常感謝凌峰教授給我們的解讀。接下來我們要繼續關註,如何讓很多離休的領導幹部,不管是被忽悠也好,還是處於利益也好,去走這樣的穴呢?
  解說:
  中華醫院管理學會貴賓站台,並不是各例,事實上,現實中不同領域的類似場合,也都活躍一些退休領導幹部的身影。個人退而不休是好事,但如果是權利退而不休,就應該引起警惕。去年年初,媒體報道,陝西省書法家協會主席團換屆,新一屆的書法家協會竟然包括名譽主席、主席、常務副主席、副主席、秘書長、副秘書長、顧問等60多人龐大隊伍,除了領導多之外,當選者中,也不乏在職既退休官員,還有政協委員等。這樣的豪華主席團現象,在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會長宋曉梧看來,已經是非常普遍的現象,而這種現象,雖然是有文氣十足的面子,但卻容易演變成行政主管部門變相安排人員和拉關係的途徑。除卻豪華主席團現象以外,既使是職位不高的某些領導,在退休以後,也開始了自己退休後的下崗再就業,這是去年5月,記者在湖北荊門駕駛員考試的中心的採訪,在荊門,如果駕照要通過年審,就要交納駕駛員協會60元的會員費,才能換來安全學習證明,以通過年審。
  駕駛員:
  沒有見過什麼服務,每年就是要交錢。
  解說:
  事實上,駕駛員協會,與交警支隊有著不淺的淵源,不但是一個屋檐下辦公,駕駛員協會現任會長,就是原來交警支隊的政委,而秘書長以前也在交警支隊工作。
  記者:
  你退休前也在交警隊任職?
  荊門市機動車駕駛員協會秘書長  黃道春:
  是。
  記者:
  在交警隊當時是任什麼職務?
  黃道春:
  我是宣傳科科長退下來的,我們其它幾個人,都是交警支隊退下來的
  解說:
  在去年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趙鳳樓(音)就建議,一定級別的館員,退休以後應該幾年內不得在行業協會擔任領導,尤其是與本質部門相干的協會。事實上,一些地方已經開始出來相關規定。2013年11月,湖南省民政廳,聯合省委組織部、省計委發佈關於對省委管理幹部,在社會組織兼職進行清理規範的通知,其中明確規定,省管黨政領導幹部,一律不得在基金會和行業協會商會中擔任職務。在安徽,省紀檢委、組織部等五部門聯合發佈,安徽省關於從嚴控制和規範管理,黨政機關領導幹部兼任社會組織領導職務的暫行規定,其中要求,離退休領導幹部,不得在境外或者境外資助的領導團體,兼任領導職務,一般不得在行業協會、商會、工商經營類的社聯合性社會團體,兼任領導職務。在山西,目前正在集中清理規範全省性社會團體,山西省全省性社會團體清理規範方案明確規定,組織人事部門,應從嚴控制領導幹部,包括離退休幹部兼職行為,對以審批備案領導幹部,包括離退休幹部其中進行交叉審核,清理整頓,對不符合規定,兼任社團領導職務的,則令其限期辭去所兼任的社團領導職務。各社團中年滿70周歲,或任職超過兩屆的,不得在社團中擔任領導職務。
  白岩松:
  好,接下來還是要連線國家行政學院的教授汪玉凱,汪教授您好。
  汪玉凱:
  你好,主持人。
  白岩松:
  咱們的公務員法裡頭,是有規定,離開的領導幹部,三年內不能去自己業務有關的企業或者說營利性組織任職,但是人家學會又對外宣稱是非營利性的,您的建議是什麼?用怎樣的制度去管住我們這些離退休幹部的走穴?
  汪玉凱:
  離退休幹部,發揮他們的作用,我認為是正當的。他們離退休之後,在一些非營利性組織,給社會做一些公益事業完全是正當可以的,但是現在問題就是,相當多的領導幹部,到了這個行業組織協會以後,他不完全是一個公益性的機構,所以我的建議就是,下一步我們組織部門,人事部門,應該按照幹部管理的權限,對領導幹部應該給予更加嚴格的規範,提出一些具體的要求,這樣才能夠規範他們在行業協會擔任職務的行為。
  白岩松:
  好,非常感謝汪玉教授給我們帶來的建議。因為一個好的制度,只有更加細化,具有這種可操作性,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它的這種事實的效果才是最好的。這樣也能避免把那些有意識要獲取利益的走穴的離退休幹部,跟那些不明舊理的被忽悠的這些幹部分別開來,這樣其實也是對很多離退休幹部的一種保護,當然,我們現在也有很多的規定,對現行的公務員的管理越來越多了,但是這個問題真給我們提出了一個挑戰,如何去管好離退休的幹部呢?
創作者介紹

中國石油

eb10ebmjx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